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法律实务 首页 > 资讯中心 > 法律实务
案例警示--赔本买卖
2019-01-17
?

俗话说:同行是冤家。这句话放在现在不一定准确。但在一个有限的市场里,同行是竞争对手,明争暗斗那肯定是少不了的。这不,原告台州某某电气有限公司就把多年的老对手浙江龙腾电器有限公司告上了法院。

起诉状是这样陈述的:20158月份,原告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专利申请。201612月,申请获得授权。专利名称为油浸式高压负荷开关,专利号ZL2015XX636153.5。之后,原告发现被告未经许可,擅自生产、销售落入原告专利保护范围的产品。20178月底,原告向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决被告停止制造、销售、许诺销售侵权产品,销毁库存及生产设备,赔偿150万元的损失并承担诉讼费用。

第一次被人以专利侵权告到法院,龙腾公司的叶总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因为龙腾公司从不抄袭别人的产品,申请专利的目的也不是为了打击别的企业;若是有企业抄袭龙腾公司的专利产品,龙腾公司则会告知对方自己的产品有专利保护,要求对方尊重知识产权。如此一来,问题就迎刃而解。有话好好说,何必诉之法院呢?因此,叶总提出以分担律师与诉讼费用、让出部分市场给原告等条件,请双方都尊重的朋友居中调解,以便尽快结束纠纷。但提议遭到被告的断然拒绝。被告开出的条件是:赔偿损失,销毁所有成品、半成品并完全退出市场。

即使胜诉,法院的判决也不一定能完全满足原告的上述条件。事实上,专利诉讼是个漫长复杂且费钱的技术活;况且业界有句玩笑话:没有无效不了的专利,如果有,再来一次!难道原告的技术非常先进,专利非常稳定?!一个实用新型专利,就能如此自信?如此强硬,底气何来?

事后了解到,一家没有专利代理资质的知识产权公司给原告出了个“妙招”:将原被告双方都已经投入生产销售的产品申请为原告的专利,然后以此专利打击被告,并且信誓旦旦保证此专利官司只赢不输。这最终转化为原告无穷的信心与勇气。

365bet棒球_365bet投注网址比分_365bet直播接受了被告的委托,在进行简单的检索后立即发现,原告的专利漏洞百出,就像纸糊的拳击手套,一戳就破。具体表现在:第一,原告的涉案专利在诉讼后没有支付专利年费(一直到缴费期满7个月后才支付)。也就是说,如果原告再过一个月没有支付专利年费,该专利权将自行终止。如此一来,即使原告赢了案件,也不能阻止被告继续生产销售被控的侵权产品。如此巨额的专利索赔,如此低级的专利管理水平,真让人哭笑不得;第二,被告于2010年获得授权专利的权利要求完全涵盖了原告的涉案专利。这就意味着,如果不是被告放弃了2010年的在先的专利权,被告完全可以转变身份,起诉现在的原告侵犯其专利权;即便如此,被告仍然可以利用其在先专利,为无效原告的专利提供了直接的弹药;第三,原被告双方均在专利申请之前将包含所有专利技术的产品销售给云南、广东等地的共同客户。这就使被告可以通过证据保全证明原告的专利没有新颖性或构成在先使用,不构成侵权,同时也可以以此作为无效原告专利的重要证据。

案件的发展正是按照常青藤律师的判断而发展。首先,台州中院根据被告的申请中止了案件的审理,等待专利复审委作出审查决定。因为根据被告提供的初步证据,涉案专利被无效的可能性很大;其次,被告通过公证处保全了销售给云南客户的产品,而该产品上面有被告的公司名称,生产日期及产品批号,保全的证据与其他证据结合可以证明被告销售的产品早于原告的专利申请日,属于现有技术,不侵犯原告的专利权;第三,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受理了被告的无效宣告请求,审理后宣告被告的专利全部无效。

最后,台州中院一纸裁定驳回了原告的起诉。

案例警示】专利权人在进行维权前,应当委托专业的律师对专利的稳定性进行充分的评估,制定合适的诉讼策略,不要漫天要价。本案的原告在申请专利、提起诉讼时偏听偏信,结果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做了一件赔本买卖,可谓是得不偿失。因为,《专利法》明确规定,获得专利授权必须符合以下三个实质条件,即:新颖性,是指该发明或者实用新型不属于现有技术;也没有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就同样的发明或者实用新型在申请日以前向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提出过申请,并记载在申请日以后公布的专利申请文件或者公告的专利文件中;创造性,是指与现有技术相比,该发明具有突出的实质性特点和显着的进步,该实用新型具有实质性特点和进步;实用性。